富二代食色短视频app在线直播

最新网址:.

李世信和安小小找到校长办公室的时候,周维明已经等在那里了。

见到李世信敲门进来,周维明哎呦一声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。

“先生,您来了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?我好出去迎一下你?”

“脑袋上有眼睛有嘴,又不是不会问又不是找不着,用你迎什么?”

呵呵一笑,李世信对上来请自己座的周维明摆了摆手,拉过了身后的安小小,“维明啊,这是我的学生安小小。”

“见过见过,在《入殓师》里演小原的嘛。”看到脸上隐隐约约有个大鞋印子的安小小,周维明马上笑了,“没想到我还有个这么小的师妹。”

看着五十多岁模样的周维明,安小小板起了小脸,猛然鞠躬。

..(??ˇ?ˇ??)…

“信门后进新徒安小小,见过周师兄!”

“得得得得!”

瞧着安小小又把她家传的那一套拿出来,李世信赶紧叫停:“不兴这个啊。拴柱……嗯,我还是叫你维明吧。维明啊,当初那会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儿,你管我叫声先生是抬举了。现在我来应聘客座教授,你是校长,从此之后我管你叫校长,你称我一声李老师得了。跟这小丫头论师兄妹,传出去怎么好听?”

清纯少女的忧郁写真

“那可不成!”

见李世信还要改称呼,周维明皱起了眉头,“没有当初先生们的启蒙,哪有我拴柱的今天?什么都能变,这个称呼可不能改!为师者传道受业解惑,为徒者尊师重道传承,这是人伦天理,不怕人看也不怕人听!”

得,到底还是占了老头这原身的便宜。

面对周维明的执拗,李世信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一旁,周维明笑呵呵的拍了拍安小小的脑袋瓜,便已经转身将早已准备好的聘书拿来,地到了李世信的面前。

大学里的教授分也分很多种比如教授,兼职教授,荣誉教授和客座教授。

一般的常说的教授,就是学校里的教育主体,也是学术带头人。

但是李世信的这个客座教授不同,它有教学的义务,但是又不像正职教授那样对教学有绝对责任。在课程安排上,没有硬性的规定说每个学期要教多少堂课。

属于特聘的一种。

将聘书大致扫了一眼,李世信便签上了自己的大名。

见李世信签好了聘书,周维明微微一笑,但是随即面上就泛起了几分担忧。

“二先生,今天的课……”

“我都准备好了。”把自己的而那份聘书随手交给了安小小,看着小妮子放在随身的小包包里收好,李世信笑着拍了拍手中的笔记本包。

“不是,二先生,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。”周维明尴尬的挠了挠耳朵,看了看远处的教学楼,道:“昨天的事儿您都知道了,今天这趟公开课,会有很多学校的老师教授旁听,除了艺术学院表演系之外,其他系的学生也都点了课程……人可不少。”

“那敢情好啊!”

无视周维明脸上的尴尬,李世信淡淡一笑。

人少了,老夫还不来呢!

“第一堂课,听的人多总比没人听强嘛!”

“……”

见李世信满脸的无所谓,仿佛不知道这么多人是为什么过来听课似的,周维明砸了咂嘴。

看手表上的时间已经到了九点多,便也不再多说什么,引着李世信和安小小二人向艺术学院的教学楼而去。

……

九点三十分。

李世信将和周维明就到了艺术学院。

李世信这一堂公开课报名的人多,学校那头就给安排到了平时不怎么启用的小礼堂里。

在周维明的引领下李世信一进门,便砸了砸嘴巴。

好家伙,一面积得有一千左右平米的礼堂,已经坐了不下六七百号人。

坐在前几排的学生颜值不低,一水水的俊男靓女,眼看着就是正儿八经的表演系学生。

而在礼堂后面,过道台阶坐着,甚至来晚了没座位站着的,长得歪瓜裂枣的普丑同学,明显就是看热闹的,怕是也不下二三百号。

一堂公开课,上千人的规模,这架势就连李世信自己都有点诧异了。

而在礼堂舞台的最近一排座位上,七八个学校老师正端坐在那里。

除了坐在正中的,李世信昨天通过视频见到过的王友德之外,其他的几个教授见到周维明和李世信一同进来,都略显尴尬的起身点了点头。

很明显,夹在周维明和王友德中间,这些教授有点儿为难。

周维明扫了一眼抱着肩膀面色不善的王友德,微微沉了沉脸色,便扶着着李世信走上了讲台。

“大家安静一下。站在我身边的这位,就是第21一届国大学生电影节最佳剧本和最佳男演员获得者李世信,李先生。

大家可能也听说了,李先生是我的启蒙老师之一。虽然我没有像他一样走上演艺的道路,但是在我还是个孩童的时候,先生对我的诸多教诲,影响了我的一生。

今天呢,先生已经正式的接受了本校的聘请,担任艺术学院的客座教授……”

正当周维明介绍李世信的时候,坐在台下的王友德突然哼道:“周校长,聘请李老师过来是你自己的决定,请不要代表本校。而且,他有没有资格当客座教授还两说。”

哗!

小礼堂中,一群专程过来吃瓜的学生见表演课还没开始,现场就掀起了火药味儿,顿时发出了一阵低哄。

看到现场一片议论,周维明脸都气红了。对于王友德刚自己的部分,他忍了口气,却赶忙看了看李世信的脸色。

转而面向王友德,沉声道:“王校长,你对我有意见,我们可以私下里说。但是李先生是拿过电影节最佳演员的,请你给予他应有的尊重。”

王友德却把脸撇到了一旁,咕哝道:“电影节的特别评委是你周维明,天知道这里面有没有什么猫腻?”

“评电影节奖项的时候我和李先生还没相认!评奖我是本着自身的审美进行的,王校长你这句话说的,简直是不可理喻!”

眼见着周维明被王友德激怒,李世信赶紧将其拉住。

“周校长,不碍事。”

轻轻摇了摇头,李世信呵呵一笑,将周维明请下了讲台。

看了看站在一旁,端着手机已经被这气氛吓呆了的安小小,李世信吸了口气,站到了台前。

将准备好了的笔记本连接到了投影仪上。

“同学们好,我是李世信,一名六十六岁的新人演员。

今天,我将要为大家进行一堂表演课。

在这一堂课中,我将带领大家一起探究在电影和话剧表演过程中,如何精准捕捉角色特点并进行戏剧化提升,让角色自然可信。”

虽然气氛有些不太好,但是当李世信用洪亮且充满磁性的声音,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,并宣布开讲之后,台下的学生们还是不由自主的坐正了身子。

将笔记本中准备好的PPT打开,李世信便离开了讲台。

对坐席上环视一周,李世信淡淡一笑。

“各位同学对于表演理论,应该都很清楚了。所以今天的课,我们抛去理论。不论你们学的是什么派系的表演,体验派也好,方法派也好,表现派也好。都是技术上的区别,但是想在舞台和镜头之前表现好一个角色,我们需要的另外的一种方法。”

说到这儿,李世信举起了手指,“一个角色塑造的是否成功,不在于你的技巧有多么华丽。而在于,你们是否抓住了这个人物的灵魂核心,本来用精准的方式将其演绎出来。只有抓住人物的灵魂核心,才能让你们掌握并反复练习的技术有用武之地。”

“老师,那具体应该怎么抓住人物的灵魂核心?”

李世信话音刚落,现场就有学生举起了手。

看到高高举着手臂的朱佩琪对自己挤眉弄眼,李世信淡淡一笑。

“这正是我接下来要详细讲解的。因为这些都是经验,是书本之外的东西,所以我将用举例的方式,从头到尾的教大家怎么去,拆解,提取并进行戏剧化提升,可信的去演绎一个角色。为了配合我的讲解,我需要现场有人来配合我一下。”

“我我我!”

“老师我可以!”

无视了台下几个举手的同学,李世信将目光放在了最前排的王友德身上。

“王校长,能不能赏个脸,配合一下?”

“嗯?”

台下,正抱着肩膀随时准备挑刺儿的王友德对上了李世信那深邃的目光,抚了抚厚厚的眼镜。

嘿!

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你往上撞啊?

挑了挑眉头,王友德放下了环抱在胸前的胳膊,直接从座位上起身,走上了舞台。

最新网址:.